当前位置在:首页 >联合会动态
复航开启,三峡游如何再出发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sxzz888 | 时间:2020-08-14 14:02:17

 

游轮航行在长江丰都段

 

8月7日,重庆正式恢复三峡游水上航线。当晚21时,“长江黄金2号”邮轮从朝天门15码头始发,前往宜昌茅坪。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重庆-宜昌三峡旅游恢复首航,航线为4天3晚,周五从重庆出行,周一从宜昌返回重庆。

 

上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旅游业受冲击很大,但危机中也有机遇。随着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在出境游受到压抑的情况下,目前国内游、跨省游市场复苏明显。据携程发布的“下半年旅游意愿调查报告”,重庆入选十大最受欢迎目的地之一,说明重庆文旅的人气正在恢复升温。三峡游作为重庆旅游经典目的地,如何焕发活力再出发,是当下需要回答的关键性问题。

 

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长江三峡作为中国最早向海外推出的旅游精品线路之一,是重庆景区旅游与生态旅游的最大拓展空间所在。但随着三峡工程的兴建,市场格局、市场认知与市场需求的变迁,在告别三峡游的热潮之后,原本作为三峡最大门户与三峡旅游重心所在的重庆段,其三峡旅游的发展持续受到较大挑战。重塑形象凸显格局、强化体验、对接时代需求,应是破局三峡旅游,打好“三峡牌”的重要依托。

 

万州平湖美景令人陶醉

 


重塑旅游形象

长江三峡作为世界上可乘游船观览的大江峡谷,其传统形象推广一直是以观光主导的壮美自然景观为主要依托。但鉴于世界众多的峡谷风光具不同程度的同质体验性,以及现代旅游不断强化的以活动为中心的个性体验追求,传统的三峡形象市场已不能充分彰显三峡旅游的核心魅力和时代吸引。

针对求新、求异、求魅的大众旅游动机,以及现代旅游更趋生活化、活动化、体验性、情感性的需求,以三峡的神魅根基、惊世变迁、情结回归重塑其富有时代魅力的旅游市场形象,充分发掘长江三峡深远丰厚的传奇文化才是其旅游核心竞争力所在。

巫山猿人遗址是亚洲最古老的人类发祥地,上古奇书《山海经》与三峡地区有着最深邃的联系,神女文化演绎了来自远古最奇幻、最浪漫的爱恋传奇,还包括华夏巫文化、鬼文化、易文化等神秘文化的源流,以及以巴楚文化、三国文化、移民文化为代表的传奇历史文化,以川江号子、纤夫文化等为代表的传奇峡江文化,以古栈道、石宝寨、三峡大坝等为代表的传奇工程文化,构成了关联华夏文明最深远、最壮美、最神魅、最惊世的大江峡谷传奇,这才应是三峡旅游最可深入、深化引导的世界级核心魅力所在。

 

“长江黄金3号”游轮航行在长江三峡巫峡境内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三峡工程与三峡大坝无疑已成为三峡旅游新形象聚焦所在,而重庆对三峡形象的推广似乎相对更沉溺于对传统景区的依托,对自身“高峡平湖”与大江平湖新景、滨江滨湖新城等具时代魅力的世界级景观变迁,引导与开发利用相对不足,甚至不把这些世界级新景作为高级别旅游资源加以认知与开发利用。作为既成事实,我们恰恰应充分依托“高峡平湖”新景,强化对三峡壮美形象的延续性与惊世变迁性推广,引导人们对三峡库区更为壮美的大江平湖新景、滨江滨湖新城,包括如万州平湖大城、开州平湖新城、云阳公园新城、巫山平湖新城、丰都滨江新城等地的惊艳发现与认知。

 

上世纪改革开放之初,以长江三峡为背景、以凄美爱情为主题拍摄的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不仅具有动人心魄的时代影响力,其主题曲在三峡也传唱至今。以三峡史前文明为根基,以高峡平湖为依托,以峡江红叶为寄情,以神女文化为引领,以三峡远古文化、峡江文化、诗歌文化、生态文化为内涵,跨越古今,可引导三峡旅游最深切、最具凝聚性、最具归宿性的华夏乡恋情结体验,三峡最神魅的远古之恋、穿越之恋、生态之恋与生活之恋体验。以壮美大三峡、传奇大三峡、生态大三峡可整合、凝聚、引导三峡旅游终极魅力所在的雄奇之魂、神魅之魂与爱恋之魂。

 

彩云下的巫山机场

 


强化文旅体验

 

随着三峡大坝的兴建,三峡形象的重心东移,给三峡旅游整体形象的塑造与格局支撑带来了较大的挑战,而长江三峡的核心吸引价值与最大旅游价值,必须立足于整体形象的塑造与格局支撑,其整体形象的塑造与整体旅游的拉动又必须以格局系统为支撑。

三峡旅游的核心价值、最大价值无疑是以主航道的国际黄金旅游线为拉动,重庆主城既是其最传统的起点,也是最大的枢纽所在。应强化对从重庆主城到湖北宜昌的“三段一体”主题文旅体验系统引导,即由重庆主城启航,经巴都涪陵、鬼城丰都、“石宝”忠县的“激扬启航神韵破晓”;历平湖万州、白帝奉节、神女巫山的“古今风流放歌高峡”;访湖北秭归名人故里,登三峡大坝的“情归故里世纪回眸”。由此引导游客对“壮美长江诗画三峡”最完整的旅游航程形象体验。

除完整长江三峡航程的文旅体验引导,大三峡旅游节点体系的支撑更为重要,尤其是核心节点的依托及拉动作用至为关键。对三峡重庆段而言,主城、万州、奉节、巫山构成了最主干的旅游节点体系支撑,主城应是长江三峡最大的枢纽性节点,万州则应是三峡腹地最核心的枢纽性节点,奉节和巫山分别为三峡核心景区最具标志性的景观形象与文化形象节点。其中万州和巫山又堪称是三峡腹地游最具核心地位、拉动作用与突破意义的核心节点所在。

 

开州汉丰湖美景

 

万州作为三峡腹地最核心的旅游节点,不应仅仅是门户、集散地,而更应强化其作为三峡腹地的旅游核心窗口形象塑造与最大化的旅游吸引功能营造,谋求畅游三峡“相约万州”“相聚万州”构成核心依托;尤其是依托其作为三峡腹地最具代表性的大江平湖风光,可塑造三峡腹地最具标志意义的“高峡平湖”大城旅游形象,成为库区旅游新形象的引领,并在一定程度上应追求类似“东方日内瓦”的国际旅游城市形象塑造。

 

“汉水波浪远,巫山云雨飞”“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如果说针对江南风光,“江南忆,最忆是杭州”;针对三峡旅游,也完全可言“三峡恋,最恋是巫山”。依托巫山猿人、巫山神女与巫峡十二峰,巫山作为三峡旅游最具聚焦性的终极性文化地标与灵魂载体所在,应强化“远古之恋,神女巫山”“天地之恋,云雨巫山”“世纪之恋,红叶巫山”三大文旅品牌的塑造支撑,以及作为三峡腹地终极性旅游文化节点、核心景区节点形象的塑造与引领。

 

三峡在哪里,哪里是三峡?对于体量巨大的三峡旅游地而言,目前其目的地指向较为泛化。一方面三峡旅游的破局必须具有对三峡旅游的整体拉动及效益释放;另一方面三峡旅游的整体拉动及效益释放又必须依托核心节点的形象聚焦与功能支撑。如果万州和巫山各自的核心节点形象地位不能有效凸显、功能作用不能充分发挥,整个三峡的旅游拉动及效益释放必然受到不同程度的制约。

 

云阳摩托车登梯赛

 


对接时代需求

 

应摆脱三峡旅游传统的游船观光、景区观光的局限,大力引导与拓展“船游三峡”“陆游三峡”“飞游三峡”“环游三峡”的立体体验游空间,尤其是应强化对户外活动天地、主题文化体验的引导,强化对现代年轻人市场、亲子市场、家庭市场的开发,以及现代休闲度假功能、风情与创意体验功能的开发。

 

应强化对现代游轮度假功能的主导与推广。依托重庆在国内乃至国际领先的现代化、舒适化、环保性内河游轮制造与经营优势,应强化对兼具观光与休闲优势、具漂移式体验功能的三峡游轮度假生活的引导与推广,面向海内外大力开发长江三峡的内河游轮度假市场;借鉴欧洲内河游轮的成功经营实践,注重拓展游船的亲子、家庭度假市场,以及会奖度假市场,这些方面的市场开发潜力巨大;应强化游轮的康乐休闲与文化体验功能,不宜单纯追求高端豪华的内河游轮制造与经营,还可大力开发针对大众度假市场、具现代实用性品质功能的中端游轮旅游。

 

应强化对陆路观光与户外活动体验空间的深入引导与拓展。塑造“远古三峡,走心天地”的三峡旅游新形象,深入拓展对大三峡更宏大、更震撼的高视角、俯视角陆路观光体验,尤其针对年轻人市场,强化走进大三峡的户外活动型、运动型、探奇探险型、科考研学型时尚旅游项目的开发。

 

空中俯瞰巫山神女峰

 

应强化对接时代需求的生活化、创意性文旅软开发体验主导。借鉴“三峡人家”旅游项目开发的成功经验,以及取得巨大成功的网红李子柒将文化遗产充分对接时代需求的生活美学体验取向,强化文旅软开发主导。一方面应充分立足三峡自身的生态与文化根基,注重维系原真性的历史感、穿越感体验;另一方面还应充分注重传统文化、历史遗产与时代需求、现代生活相对接的开发利用。如针对三峡诗歌文化的旅游开发,就不应局限于碑林式的展陈、诵读性的表演,而更应着眼于对三峡“诗化”的自然、“诗化”的生活、“诗化”的历史审美体验演绎。

 

可适度引导滨江滨湖生态休闲游憩功能的保护性开发利用。依托“高峡平湖”的大江平湖新景、滨江滨湖新城的巨大滨水休闲空间优势,在充分营护滨水生态空间的前提下,可适度引导滨江滨湖生态休闲游憩功能的开发利用。

 

打好“三峡”牌,让“天然画廊”“人间仙境”长江三峡焕发新风采,让一江碧水、两岸青山千年美景展现新魅力……可以预见,一个有美景可看、有故事可说、有项目可玩的壮美三峡未来可期!三峡,再出发!

 

 

来源:重庆日报

编辑:联合会秘书处

 

 

三峡之子联合会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08101573号
Email:[email protected]
Tel:023-58126080       Fax:023-58126080
秘书处地址:重庆市万州区新城路128号三峡都市报社综合楼四楼
二维码